【有雷劇評】《我們與惡的距離》母親節 Ep2

大芝決定遞辭呈,煩躁收視與人事的喬安不耐對大芝,想辭就辭。 幼稚園發生了疑似精神病患劫持幼童事件,喬安駁斥上司的搶快要求,堅持要等幼童安全才live連線,臨時找不到精神科醫生的第二現場,喬安用人情施壓請妹夫一駿上場! 王赦與老婆美媚在幼稚園外焦急等候在幼稚園內的女兒,大芝在副控室看到幼稚園的現場畫面,熟識的面孔被警察架出來...

第二集的開頭拋出了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是否願意讓康復之家設置在自己的社區當中。其實這個問題非常兩難,有小孩的家庭難免會擔心有任何的意外插曲產生,但難道真的要讓康復之家設置在人煙稀少的地方?這樣有沒有所謂的「歧視」意味存在,但是歧視,還是擔心,這個問題很難,因為你不是面對問題的人,我們都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好人,但多半我們都是替自己思考的自私之人。

喬安的故事持續進行著,失去了兒子天彥的她只能用酒精與工作麻痺自己,天晴的一切已無心去關心,這使得母女之間的氣氛越來越糟糕,她不知道該怎麼修補這段關係,也不知道該如何修補與丈夫之間的問題,而不讓自己受傷最好的方式就是武裝自己,任何人都無法靠近,這樣的她,誰都留不住。

我還可以留著誰啊,我連我自己的兒子跟先生都留不住

第二集有一個最大的重點,那就是應思聰跑到幼稚園拍片的這個行為,編劇非常高端的用這個衝突來引起三方的討論。第一方是媒體,喬安的媒體水準相較於第一集更顯得高標準,她有她自己的媒體道德與良知,不與其他新聞台搶著收視率,堅持在確認孩子沒事之後才願意直播現場畫面,先與康復之家進行連線被確認是否是裡頭的病人所致,不嗜血的奪得收視率,而是冷靜判斷對的事情,在如此大的衝突發生還能夠雕塑其人物形象我認為非常高明,而且,現在建構出喬安的形象又將在後面幾集打碎,等於說這裡是編劇埋的一個梗,目的是要讓觀眾看到喬安的心中失去孩子的痛導致,她的不理智影響了身邊的人。

第二是王赦與家人之間的相處,應思聰所進入的幼稚園剛好也是王赦女兒讀的幼稚園,在媒體以「精神病患」為標題之後當然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恐慌,而這件事情也讓王赦與美媚兩人之間產生了問題,比起家人,難道那些精神病患比較重要嗎?這個事件也間接導致了美媚對於王赦工作的不諒解,她不了解王赦的工作內容,還說不了解王赦在堅持的意義是什麼?這些都因為這個事件而有了引爆點。

而偽綁架事件有點像是電影當中的第二幕,開始將所有角色環繞在一起的一個關鍵點,從已發生(李曉明)到正在發生(應思聰)到尚未發生的三個關係之中,在往後的集數當中會一步步的繼續這場思辨之旅。


劇名: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導演:林君陽

編劇:呂蒔媛

演員: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周采詩、林予晞、施名帥、洪都拉斯、陳妤、曾沛慈、林哲熹、于卉喬、檢場、謝瓊煖

級別:輔12級

年份: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