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劇評】《我們與惡的距離》眾生皆有病 Ep8

喬安聯合News哥,試著改變品味的新聞模式,但必須面臨收視率的檢驗。 美媚早產,夫妻倆人對於小小早產嬰兒的急救措施有不同見解,王赦被岳父痛罵自私害妻小受驚,王赦決心要給美媚與孩子一個無憂的環境。 懷孕的喬平與一駿,在精神科的工作小組裡展開社工與醫生的理念之爭,兩人對於意外懷孕破壞頂客生活也有不同想法。思聰開始了同學介紹的攝影工作,服用藥物後的遲緩,讓自我要求頗高的思聰頗受挫折。 大芝巧遇差一點成為男友的學長卯帥,思悅鼓勵大芝與學長相約。思悅與凱子近距離的相處,反而日起爭端,而思聰工作不順漸受幻聽干擾而失序。

從前面的過去式(兩年前的李曉明案件)到現在進行式(應思聰的思覺失調症),目前到第八集已經將重心轉移過來了,我們在前幾集都看到了受害者的家屬是如何面對傷痛並試著去接受,喬安這兩集看起來其實已經平復許多,不管是與昭國或是天晴的相處上都更加的融洽,這說明了每一個受害者的家屬都必須要走出傷痛,方式或許跟喬安的不同,但是總有一天你還是得學習放下,擁抱傷痛,接受事實,繼續過著妳的人生。而現在將重心放在應思聰身上,他們所代表的就是思覺失調症的家屬,他們該如何著手去照顧病人,而這類型的病人身邊又需要什麼樣的聲音存在呢?

在第八集當中思聰的朋友老謝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一個剛接受完治療並重新回到社會上的病人來說其實需要的是包容,老謝凡事都包容著思聰並陪著他,對思聰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他還在適應跟人群的相處,不是每個人都知道他曾經得過什麼病,但也因為太想融入這社會而導致他對於吃藥之後會有的副作用非常抗拒,讓他看起來不像一般人像個怪人,他在這兩者之間掙扎,家人與朋友們必須要不斷的鼓勵與支持才能讓他漸漸地好轉,對我來說編劇設計老謝這個角色的用意,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像老謝一樣,即便他不是你朋友,但是不是只要你能夠多一點的關懷與注意,就可以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姊姊思悅也遇到了與未婚夫凱子的爭吵,對於弟弟生病爸爸也臥病在床的思悅來說家人是她的一切,但凱子的表現卻一次次的讓思悅失望,連觀眾都可以看出凱子的混蛋,我想這邊編劇設計的劇情就非常明顯了,當你喜歡甚至論及婚嫁的人的家庭出了問題,你該怎麼做?不喜歡還是包容,我想從劇情上選擇不喜歡當然比較有戲劇性,畢竟這是一部寫實的影集,你不能奢望每一個人都可以擁有完美的結局。

王赦這邊在前幾集看起來沒事也都非常平順的時候,竟然遇到美媚早產而小孩夭折,這對他們兩個都有著非常大的打擊,王赦也開始思考著究竟他所堅持的這些東西是不是對的?美媚身上背著這些壓力是他從來沒想過的,同時也點出這就是一個法扶律師的困境,遭遇社會輿論的壓力,賺的錢也沒有像一般的律師還要來得多,還得與家人之間達到一個平衡,他們是非常偉大的,有一句話叫做吃力不討好就是在形容王赦,或許他現在做的事情看似令人厭惡,令人不解,但他們都有一個自己的立場,只要該如何維持,這就是他們的選擇之中將會遇到的課題之一,王赦遇到了,面對美媚受的傷害,面對兒子的離開,王赦的選擇會是放棄法扶律師這條路?還是持續堅持捍衛人權的呢?

前面說到劇情的重心轉移,李大芝當然也沒有好到哪去,不過我其實覺得李大芝跟學長這個橋段就比較戲劇化了,從一開始的關心到後面只是想替自己的雜誌搶得第一手的資料而接近她,劇情似乎強調了李大芝也必須要接受挑戰,不只是家人她也有自己的課題要去面對,編劇設計一個學長的橋段固然符合戲劇,卻有些超出現實,雖然有達成某種戲劇效果,讓李大芝開始以一個加害者家屬遇到困難,但是否有其必要這樣安排我想見仁見智。而喬安走出傷痛,也因為之前新聞台的報導間接導致了媽媽帶孩子自殺的悲劇,她開始重新正視媒體應該要站在哪一個高度報導新聞,為了點擊率?為了收視率?我們可以從這裡發現媒體在這部影集當中其實是第二主角,如果說李曉明的案子讓整部電影有了一個開頭,我想媒體在這部戲劇當中是每一集當中的推手,正是因為媒體才讓這部影集有了如此貼近我們的感受。

最後是我認為整部戲當中的開心果,喬平與一駿兩人之間因為有了孩子而開始有了爭執,在工作上兩人因為職位的不同也有了不同的意見,一駿提到了關於「眾生皆有病」這個詞,或許正諷刺著這個社會上的許多人看起來正常,但心裡卻是比其他人都還要來的醜陋邪惡,讓孩子誕生在這個「眾生皆有病」的社會,真的是好事嗎?


劇名: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導演:林君陽

編劇:呂蒔媛

演員: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周采詩、林予晞、施名帥、洪都拉斯、陳妤、曾沛慈、林哲熹、于卉喬、檢場、謝瓊煖

級別:輔12級

年份: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