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影評】《厄夜追緝令》一通來自心中恐懼的電話。

2019-07-08

警官亞斯格準備迎接尋常不過的深夜值班時,一通求救電話讓這夜變得不平靜,疑似綁架電話讓他坐立不安,但由於職務在身卻無法離開警局半步,時間與焦慮同時間壓迫著,但隨著一通通電話進來,訊息留下線索卻讓他感到不單純,殊不知他面對的不只是一件單純綁架案...

小成本製作的《厄夜追緝令》在2018的日舞影展、鹿特丹影展都獲得了非常不錯的評價,電影當中除了男主角之外,對於劇情有影響的角色通通都是以「聲音」出現,我們只能透過這些聲音對話去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而主角自己本身又存在著什麼樣的缺陷?

我得說,《厄夜追緝令》在氣氛營造上面非常有一套,這種感覺跟《噤界》還有《蒙上你的眼》有異曲同工之妙,觀眾會把人的五感當中的其中一感放大,讓這個感覺成為電影到主題,《厄夜追緝令》以聲音為主軸,讓大部分的時間觀眾都是以「聽覺」在看電影,然而這個概念導演用了一種很有趣的方式在誤導觀眾,也就是聲音的表達對於事實建構的可信度有多少,有很多事情眼見為憑,光憑聲音該如何判斷?我相信有看的觀眾一開始必定都被導演的手法給誤導了並產生盲點,在我們心中的故事在經過誤導後長這樣:

一名離婚的前夫殺了自己的小兒子,並放著大女兒在家裡,載著前妻前往不知名的地方。

但事實上,其實是前妻有著精神問題殺了自己的小兒子,前夫是為了要救她,要帶她回精神病院,這才是真正故事的樣貌。然而在真正故事露出馬腳之前,都是導演一手在誤導著觀眾,我非常喜歡這種手法,因為觀眾跟主角並沒有不一樣,我們都是接收著一樣的資訊,做一樣的判斷,所以當劇情反轉時我也與主角一樣的錯愕,但同時主角也必須要安撫好那位前妻的情緒,不可以讓她在有什麼驚人之舉。

而提到主角自己內心的缺陷,他曾經因為衝動而射殺了一位男孩,這個缺陷並沒有實際的在電影當中發生,而是透過他與同事之間甚至是與那位前妻在電話當中得知的,主角如此的想要拯救這通電話裡的人,或許是因為當初射殺男孩的罪惡感所導致,他給了電話當中的大女兒一個承諾,而剛好就與他曾經犯過的錯有著連結,他有一個十足的理由去解決他們的問題,所以他不斷的越舉,做超過他的職責範圍的事,他的堅持成為了罪惡感的延伸。

但,我覺得這部電影的劇情沒有簡介說的如此轉折,我喜歡導演的手法,但其實劇情依舊被扣上一個單薄的缺點,主角的確從這通電話當中去滿足了心裡的罪惡感,但劇情討論的範圍都在於主角的個人行為與他人,一部電影要看起來不單薄必須要滿足三個不同範圍的類型,主角自身的缺陷,主角與需要幫助的民眾之間的關係,僅止於此,看完電影會有種「這樣就結束」的感受,太過單薄,我自己是不滿意這種觀後感的。

總結《厄夜追緝令》,在整體氣氛營造上非常成功,在場景運用著密閉空間、電話聲,紅色燈等等的條件來鋪陳情節上的氣氛,在使用聲音建構事實的想法也很棒,但轉折並沒有想像來的大,這並不是想像中的那種具有張力的電影,但卻讓你緊繃到最後一刻。


片名:厄夜追緝令 The Guilty

導演:古斯塔夫莫勒

演員:雅各克德格恩、潔西卡迪娜吉

級別:保護級

類型:犯罪,劇情、驚悚

年份:2018

片長:85分鐘

推薦: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