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影評】《嘉年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嘉年華,即便是如此殘破不堪。

2018-11-28

故事敘述兩位有著不同成長背景的女孩,在海濱旅館某夜的不期而遇,卻遭逢了改變她們人生的重大事件。該片以女性為視角,道出一個堅強而勇敢的成長故事,在現今價值混亂的時代中,格外具有扶正醒世的意義。

嘉年華,給人的感覺像是場慶祝饗宴。若說一個人的成長經過像場不同味道的嘉年華尤其貼切,我們品嚐著那些屬於第一次的開始,細數著成長童年有父母相伴的每一天,每一天都是孩子們的嘉年華,但不是每個人都享受著同樣的童年時光。導演文晏點綴苦澀的味道將兩位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放在故事裡頭,兩位的遭遇都值得被同情,又如此貼近現實生活,在利益與強權的打壓之下,是與非已不在是重要之事,能好好活著,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嘉年華,即便是如此殘破不堪。

旅館櫃檯小米(文淇 飾)手上握有小文(周美君 飾)被性侵的關鍵證據,無奈小米沒有身分證,加上好不容易有個棲息之地可以待著打工,低調不惹事是她的生存之道。電影以這兩個小女孩作為故事的主要人物,並在角色的設定上給予許多衝突與現實之間的拉扯,小文是一位沒有身分證的黑工,即便掌握著證據,她為何要為了一面之緣的小文挺身而出?哪邊能有利益她就得往哪邊靠,這也是這個社會的生存之道,她利用了證據想敲詐凶手一番,但無奈涉世未深的她被反將一軍,最後什麼都沒有得到,身上的傷口替她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人情世故,以及殘酷的世界。被性侵的小文有種不健全的家庭,別說給予正確的觀念以及父母親的保護,她什麼有沒有,某種程度上的孤單與小米一樣。她不願面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卻必須不斷的在大人的口語之間一次次的被提起,而在面對兇手有著龐大勢力的情況下,選擇妥協早已是社會上的常態,被迫接受轉而透露出「賺到」的感覺更是將為了生存的醜態批判到極致。

在電影中偶時出現的瑪麗蓮夢露的雕像更是影射了小米對於人生想要翻轉的目標,瑪麗蓮夢露被視為美國夢的典型,她從童年悲慘一躍成為好萊塢明星,將它放在電影裡更諷刺了小米與小文兩人現在的情況。結尾小米一身白色裙裝與成熟的妝扮儼然就是致敬於瑪麗蓮夢露,她騎著機車追著被拆走的瑪麗蓮夢露雕像,像是尋求改變,即使漫無目的也得往前邁進展開新的人生,結尾寓意令人深刻。

《嘉年華》對於社會批判的意味明顯,在強勢與弱勢之間始終無法找出一個平衡是非的方式,並用著女性角色帶出不只是中國,甚至全世界都面對的問題,導演的鏡頭語言與演員的肢體語言儼然是一場無聲的抗爭,面對的是社會上的不公,一場血與淚的嘉年華盛會,才剛剛開始。


片名:嘉年華 Angels Wear White

導演:文晏

演員:文淇、周美君

級別:保護級

類型:劇情

年份:2017

片長:107分鐘

推薦: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