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影評】《小偷家族》以犯罪緊扣著牽絆,與彼此關係的愛。

劇情描述破爛房子裡住著年邁的母親初枝、治與信代夫婦,以及他們的兒子祥太,還有信代的妹妹亞紀。這家人仰賴初枝的老人年金過活,雖然他們處在社會底層,但每天依然快樂地過生活。某個冬天,治在附近大樓發現一個瑟瑟發抖的女孩由里,於是他將由里帶回家中,信代更將這個渾身是傷的女孩視如己出扶養。隨著由里加入到這個貧困潦倒的家庭之後,卻因為某件事情發生,讓這個原本融洽的家庭開始分崩離析,彼此心中隱藏的秘密與無奈的心願,也一一被揭露...

《小偷家族》可以說是這幾年我以劇情片的類型來分類的話,數一數二高分的一部作品。對我來說原因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衝突,這是何等令人揪心且意外的衝突,劇情以一家人的日常生活故事講起,荒唐的一家人各司其職的賺錢,在小小的空間裡生活著,但原來他們不是一家人?血緣關係成為了辨別我跟你是否能夠用家庭兩字來定義的唯一方式,但真的是唯一嗎?《小偷家族》就是在家庭牽絆當中玩出一種新高度,擅長用鏡頭講出關於親情與社會寫實的導演是枝裕和到底是如何拍出一部如此完美的作品呢?

劇情沒有一些好萊塢的商業架構,以這個家庭的人作為說故事的媒介,在血緣關係與家庭牽絆當中去探討導演想說的事情,其實我覺得《小偷家族》很厲害的地方在於沒有衝突是被刻意安排,這些在劇情當中出現的衝突都是非常自然流暢的,所以整體劇情推進時,你會被這家人所發生的事情帶著走,即便沒有什麼大事發生,你也深受他們的吸引,因為親情這個元素正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一環,這家人的縮影或許是許多人的小時候甚至是父母親的責任等等,主題平易近人的貼近我們,怎麼會不被吸引?

而隨著劇情開始有出現轉折,觀眾也開始從一些蛛絲馬跡裡發現這家人的關係有些非比尋常,發現這一家人根本就是沒有血緣關係,扮演父母親的沒有結婚,奶奶也不是誰的媽媽,孩子也都不是親生的都是撿到的,但這個爆點與前半段的歡樂溫情過於衝突,隨著轉折越多心境轉折也越起伏,無法想像接下來的劇情會如何進展。

奶奶過世,翔太出車禍,這時觀眾已經都了解整個故事的原貌了,接著就是往前延伸,去了解為什麼?這一群沒有血緣關係的人,能夠以家庭之名行角色扮演之實,扮演著父母親的角色,扮演著孩子的角色,但這樣的關係被打破時,在角色與現實之間又得進行抉擇,如同翔太出了事情,但他們剩餘的人卻想趕緊離開這裡,深怕被發現他們的所作所為,這點到了結尾翔太與治兩人的對話更是揪心,你希望讓我開口叫聲爸爸,同時你也棄我而不顧,又再度回到血緣關係與家庭牽絆的複雜關係之中,電影卻選擇在此結束,留下一些無法解釋的遺憾感受,選擇以由里作為最後出現的理由,回到了導演想要說的,家庭的牽絆一定要由血緣關係來定義?以犯罪來維繫的牽絆面貌太多種,翔太的自私,由里的出現,不斷的衝擊著你心裡面對於這些事情的定義,除了看電影,更多的是思考的空間,更多的是衝擊下的情緒。

《小偷家族》的好看之處,很大一部分在於導演是枝裕和非常理解要從哪一個角度開始說故事,能夠說的貼近觀眾,也能勾出觀眾們對於情感面的那個點,完全從家庭當中延伸出現的問題,並以犯罪來維持著,這些設定都是非常違和且不常見的,但為什麼我們還能夠如此被吸引?感同身受,或許是我心中最佳答案,正因為得維繫這樣的牽絆,迫使我們的用超出常人能理解的方式來看待,偷東西是為了讓家人有東西吃,單看偷東西是不對,但當偷東西是為了家人,在認同這件事情的對錯之外,你還會有什麼想法與反應?看完電影還能夠得到思考的一些空間,在牽絆當中尋找更真實的形體,都是電影帶給我們最真實的感受。


片名:小偷家族 Shoplifters

導演:是枝裕和

演員:中川雅也、安藤櫻、松岡茉優、樹木希林、城檜吏、佐佐木美雪

級別:輔12級

類型:劇情、犯罪

年份:2018

片長:121分鐘

推薦: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