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影評】《帶我去月球》花的枯萎,是因為曾經盛開。

電影敘述汪正翔(劉以豪 飾)與李恩佩 (宋芸樺 飾)曾經一同為「月球幫」樂團的一份子,高中畢業就被選到日本發展的她,最後沒有成功,臨死前還抱著吉他。三十八歲的汪正翔後悔著當初鼓勵夢想的自己,而賣玉蘭花的婆婆給了他三天的時間回到過去,他該繼續支持她,還是阻止她?

圍繞著「夢想」的電影比比皆是,但我特別喜歡《帶我去月球》的寓意。一朵花的枯萎,代表它曾經盛開過,每個人盛開的方式都不相同,有的人真正成為了他心目中的樣子,他盛開過,有的人他雖然沒得到結果,但是他追求的過程也像一朵花盛開的美一般,但這些人,終將會與枯萎的一天,你該在意的,是人生有沒有因為追求夢想而綻放過,不是為了讓花晚點枯萎而阻礙它綻放的時間,我想這是我看完電影的首個想法。

汪正翔因為曾經是李恩佩旁邊那個最鼓勵她追夢的人,但二十年後當他們再度相遇,她只是一個白天在唱片公司打雜,晚上在聲色場所發傳單的「追夢人」。李恩佩再也不是當初的那個她了,當初那個最挺他的人再度出現,她卻無法給予什麼回應,她辜負了汪正翔當初的支持與鼓勵,應該說她在這時候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他了吧。後來「月球幫」的集合是在李恩佩的告別式,汪正翔想到了日本的那短暫的時刻,開始思考是不是自己害了她?一字一句的加油鼓勵是否都成了壓垮她的稻草?一個賣玉蘭花的婆婆出現,讓他回到畢業的前三天,包括李恩佩要去試鏡的那一天,他的決定,該繼續支持,還是勸退放棄。汪正翔回到了過去,在電影的安排下似乎是要阻止李恩佩的追夢之旅,但回到過去的他也才意識到當初的自己的「夢想」為何?小時候的童言童語總能說出一些偉大的志向,想當總統,想當太空人,想成為職棒選手,想成為厲害的人等等,當長大之後了解了現實世界並非如此簡單,就妥協了自己與夢想之間的連結。回到過去的三天,用二十年後的思維重新去看待二十年前的他們,卻反而被二十年前的她上了一課。

除了劇本我喜歡之外,《帶我去月球》也與張雨生有某種程度上的連結,電影裡的大部分歌曲都是源自於張雨生膾炙人口的歌曲,而張雨生也是「月球幫」組成的原因,導演馮勃棣也說當時他會寫出這個劇本,是對於自己身為創作者追求夢想的堅持,將故事設定在1997,也就是張雨生出車禍的那一年,頗有致敬的意味,電影中還請了日籍演員日京江羽人以3D特效的方式重現了他在舞台上的樣子,或許這對於那個年代的人,是另一種情懷。

「重要的事情,不是悔恨過去的現在,而是想改變現在的未來。」這句話是節錄於前幾年非常火紅的日劇《求婚大作戰》裡妖精對男主角說的話。其實,過往你的人生是什麼形狀都無所謂,但你能否在這一刻改變自己,勇敢的做自己,這才是電影真正,帶給我們彼此的涵義吧。


片名:帶我去月球 Take Me to the Moon

導演:謝駿毅

演員:劉以豪、宋芸樺

級別:保護級

類型:奇幻、劇情

年份:2017

片長:105分鐘

推薦: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