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影評】《我們》我們,你們,誰才是真的?

故事描述一位女子雅德蕾德威爾森和她的先生蓋博,帶著兩個孩子一起到夏天度假住的海濱房子,打算度過一個恬靜的夏天。但一段過去難以啟口的傷痛卻如鬼魅般出現在眼前,接二連三的怪異巧合也相繼發生,對於家人即將遭遇不幸事件的強烈預感,讓雅德蕾德恐懼到達臨界點。當他們和朋友泰勒斯一家共度一個令人緊繃的海邊聚會後,雅德蕾德和先生及孩子們回到度假小屋休息,卻在進入黑夜的房子前,看見令人毛骨悚然的四個人影,正手牽手站立在他們的車道上...

我必須說,從《我們》的預告上映之時我就非常期待這部電影上映,原因是他出自於《逃出絕命鎮》導演喬登皮爾之手,再度以懸疑且有喜感的作品再度回歸大螢幕,其二是在預告當中出現的複製人,你不禁會懷疑這是一部什麼樣的電影,兩個一模一樣的人?身穿紅色大衣並拿著顯眼的金色剪刀,他們的存在究竟為何?其三,就是充滿著寓意性的一切,在電影當中充滿著許多象徵性的東西,例如兔子,或是聖經耶利米書11:11等等的寓意,這些東西都對於導演在敘述故事增加了許多神秘感,而回歸《我們》這部電影,到底有沒有超越《逃出絕命鎮》的精彩程度呢?我認為好看的電影當中除了要包含所需要的戲劇效果之外,也必須拍出說故事的人希望闡述的一個議題,例如像是《姐就是美》這部電影當中雖然評價普普,但的確電影希望跟大家說的是要對自己有自信,別被外在影響等等的類似道理,我們因此會對於電影有認同感,而《我們》也同樣有著這樣的筆觸,導演喬登皮爾用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不用說的而用影像的方式展現出來,這是一種非常高端的表達自我方式。

劇情的推動從雅德蕾開始害怕起這個在小時候出過事的海灘,她到底在害怕什麼?許多過大的反應讓觀眾開始疑惑起這個地方究竟發生什麼事,是否在開頭我們沒有看到事情的全貌,直到紅色大衣的這一家人出現開始,劇情正式進入第二幕,開始讓兩方人有衝突。從第二幕開始,紅色大衣的複製人闖入他們家之後,漸漸發現「他們是我們」的這個事實,除了長相一樣,連會的東西都一樣,他們,根本就是我們。而在電影中如果仔細觀察,能發現穿著紅色大衣的複製人們,只有雅德蕾的複製人會說話,雖然沒辦法說得很順,但是的確只有他能透過「語言」來與他們溝通,這邊埋下的這個點也將成為結局大翻轉的其中一個線索。

逃開了被複製人追殺的一家人跑到朋友家尋求幫助,結果發現紅色大衣的複製人軍團並不只有追殺他們的四個人,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複製人出現,這裡也讓劇情有了大突破的發展,所以這群紅色大衣的複製人集團是什麼?他們竟然不是單一的人?而是一群有計畫性的想要取代我們?我們跟隨著雅德蕾到地底下(也就是複製人的巢穴)找自己的兒子迎來了第三幕的綜合命題,這邊解釋了複製人到底是什麼?而雅德蕾為什麼是整部片的主角,也是導演想用的視角,原因出在小時候的雅德蕾其實本身就是個複製人,在開頭真假雅德蕾相遇之時,假的雅德蕾將真的雅德蕾帶到了地底下綁起來,取代了她到地面上生活,一切的一切就都說得通了!為什麼雅德蕾如此害怕這裡?因為她害怕當初這裡所發生的事情,她不願意再回到底底下,而也能說明她對於這群人的目的瞭解的程度比她家人都還要來得多,同時也解釋了這群複製人的由來,他們跟我們一樣同樣都活在這個世界上,但卻有著天壤之別的生活模式,也因為雅德蕾的關係,複製人才能計畫一場非常壯大的取代任務,我們也是人,我們也要回到地面上生活,因為,我們,也是你們。

我們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喬登皮爾在電影當中的隱喻非常有水準,用著聖經耶利米書11:11來暗示即將發生的事情,「所以耶和華說道:我必使災禍臨到他們,是他們不能逃脫的。他們必向我哀求,我卻不聽。」這樣的暗示從開頭就有直到複製人的出現,意味著大難即將到來,而耶利米書第11章在說的其實是關於背叛,也隱喻著當初創造出複製人的這些科學家們把他們當成像兔子一樣的實驗品,製造出來卻沒有一個結果,活生生的生命被放任著不管,而導致最後的大反撲。而兔子的隱喻在西方國家當中代表著復活重生的意思,同時也是復活節的象徵之一,這裡也象徵著複製人們即將重生,他們要回到地面上奪回他們原本應該要擁有的一切。電影開頭雅德蕾被替換的那個年代1986年,同時也手牽手護美國的公益行動有關,記得結尾每個紅色大衣的複製人都牽著手連再一起嗎?沒錯,這就跟當時這場公益活動ㄧ樣,七百多萬的美國人手牽著手從西岸到東岸,希望能募集資金來幫助窮人,但雖然聲勢浩大結果卻不禁人意,或許導演帶了點嘲諷意味的成分也說不定吧。

想知道更多電影相關資訊:Facebook / Instagram


片名:我們 Us

導演:喬登皮爾

演員:露琵塔尼詠歐、溫斯頓杜克、莎哈蒂萊特喬瑟夫、伊凡艾利克斯、伊莉莎白摩斯、提姆海德克

級別:輔15級

類型:恐怖、驚悚

年份:2019

片長:117分鐘

推薦: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