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影評】《怪胎》別人眼裡的怪胎,愛情裡的怪胎。

2020-08-11

患有強迫症的人就像中毒的系統,一開機就閃退、再開機還是閃退,讓系統無法正常作業。柏青是OCD患者,有嚴重的潔癖症,行為舉止就是別人眼中的怪胎。遇上了,同樣有著OCD的陳靜。在旁人眼中都是怪胎,於是,怪胎愛上了怪胎。愛情的世界裡,我們都是怪胎。

每個人在每個人的世界裡,都是怪胎。不曉得為何,《怪胎》這部電影讓我感受到滿滿的愛,卻也感受到滿滿的遺憾,原來《怪胎》在講的,其實就是一段感情的開始與結束,當你踏入另外一個人的世界,你,就是別人眼裡的怪胎,而你們,就是愛情裡的怪胎。

我喜歡導演廖明毅眼中的愛情,這個愛情很直白,很直接,沒有理由的喜歡上對方,也沒有理由的捨棄了對方,看似用OCD為藉口的離開,其實事實上,就是不愛了。換到典型的現在愛情當中,我們會在身邊找到一個自己「認同」的人,你會因為這種「認同」感而對她感到好奇,欣賞,最後順理成章的在一起,這時的她對你來說,什麼都很好,仿佛站在蹺蹺板上的兩個人,這是一個剛剛好的平衡重量,不多也不少。

但當這個關係失衡了,以前的每一個喜歡都成為了缺陷,而《怪胎》只是剛好存在著OCD這個人物設定,你可以把OCD換成任何一種理由,因為不愛了,就是不愛了,兩人之間失去平衡,總有一方要離開,這是我對於導演廖明毅拍這部片的解讀,其實這就是一段感情的開始與結束,只是人物設定很有趣,有趣到用怪胎這個元素來講述這個愛情故事,呼應了愛情內與愛情外對於怪胎的定義,每個人的眼裡,戀愛中的人其實都是怪胎。

電影的前半段,我感到滿滿的戀愛感(說實話,我在散場後還是被這種戀愛的氛圍粉紅到不要不要的),兩個互相「認同」的人,談的感情是多麽的自然且美好,每一件事情都是如此幸福,哪怕在旁人看起來像是怪胎般的行為,都是愛情裡的一部分。而當有一方破壞平衡,男主角柏青的OCD突然好了,我對於「原來有OCD才算是正常的嗎」這個想法開始感到衝突,導演在角色當中放入的這種衝突感是讓我感到非常驚奇且喜歡的部分,是啊,有OCD到底是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電影的後半段,原本微妙的平衡關係被打破,原本甜蜜的那些過程都顯得無趣,因為我們的蹺蹺板已經不在平衡,而只剩下一個人在努力維持那樣的平衡,到最後才發現,對方已經不在蹺蹺板的另外一方,這樣的愛情,是不是很眼熟?是不是在你朋友的嘴巴裡聽過,或是在網友分享的故事裡看過,還是自己親身經歷過。

當改變發生,你就會知道承諾就是個屁,因為現實就是會不斷拉著你走,所以柏青在與陳靜的大爭執那一次,突然你會有點同情柏青,而心裡有一種聲音再說:「對啊,不然怎麼辦?他不可能這樣一輩子。」你想痛罵柏青是個渣男,但同時你心裡也知道,這件事情的來臨,是遲早會發生的。

《怪胎》的結局,是最令人驚艷的地方。這一切如果都是夢,當平衡消失,無論是蹺蹺板的哪一邊先離開,最終都是要回到一個人的時候,這意味著,一段感情消逝的無常,你說OCD是個理由,但其實也不需要理由,面對更新鮮的人事物,更新鮮的新對象,不就是現在追求戀愛自由的我們每天會遇到的事情嗎?

有的人禁不起誘惑所以出軌了,有的人選擇繼續愛著身邊的他,這些事情天天都在上演,《怪胎》裡的柏青與陳靜只是每天都在發生裡的其中一對情侶,你無法阻止愛情在兩人之間關係的變化,無論你有沒有OCD,當這樣的關係變質,最終都會面臨相同的命運,無論是柏青,還是陳靜。

我本來就很喜歡林柏宏,他演戲有種莫名的自然感,包括我覺得台灣演員最令人詬病的口條在他身上也是沒什麼毛病,他詮釋的柏青令人印象深刻,可愛的怪胎樣到後面變正常之後的轉變,讓人生氣卻又同情。而謝欣穎終於演到一部戲份夠重的電影作品了,《藍色項圈》跟《狂徒》裡的戲份實在太過於偏向花瓶,無法展現她的演技,她在《怪胎》裡就十足展現她的個人特色,光是電影前半段就可以被大圈粉一波,後面對於愛情的堅持與包容,接受與沉淪都讓人心碎,天阿怎麼能不喜歡她!

總結《怪胎》,我對這部電影是有愛的,不單單只是我喜歡廖明毅眼中的愛情,也不只是這部電影有著用iPhone全程拍攝的噱頭,這個故事,可以讓人想起很多在愛情裡的過去,其實我們都是怪胎啊,當你踏進我的世界裡,只希望你離開我的世界時,可以走得乾脆,不留下任何一抹關於妳的記憶,我會繼續等待下一個再踏進我的世界的那一個怪胎。


片名:怪胎 I WeirDo

導演:廖明毅

演員:林柏宏、謝欣穎

級別:普遍級

類型:喜劇、愛情

年份:2019

片長:100分鐘

推薦: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