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影評】《最後晚安曲》就讓我唱一首給父親的歌。

2020-03-17

隨著父親預定離世的時間逼近,過去所犯的錯誤和遺憾一一浮現在一家人的面前,他們必須學會如何彌補那些事情對彼此造成的傷害和不愉快,並與所愛之人們重新連結情感,並一同攜手面對死亡這個重大課題。

死亡的這個議題被放到電影當中並不是第一次了,但比較多的其實是放在往生之後的那一段故事,《最後晚安曲》的劇情著重的在於往生前與妻子,兒子與女兒三人之間的相處,談論過往的點點滴滴,好的與不好的都變成了曾經的回憶,然而透過這最後的四十八小時的相處,帶給觀眾的是一場笑中帶淚的最後離別。

「父親要在四十八小時後拔掉生命維持器,迎向死亡」這件事情本身就不合理,因為這就是一件自殺行為,但從被驗出得到癌症只剩下六個月,也已經經過了十二年了,這樣的治療也做了十二年了,卻依然沒有起色,最終選擇與家人好好的說再見,何嘗不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但當然這是電影,我們需要一個故事,在家人極力的反對下展開了一連串的衝突與歡笑。而這是一部屬於誰的電影,無庸置疑的這是屬於強納森的故事,叛逆少年離家多年,一到醫院便展現了他混蛋的一面,而我們想看的就是在父親即將離世的日子裡他能夠有什麼樣的變化?強納森在面對父親不肯示弱的背後,多的是自卑與愧疚,有種強悍是因為背後的懦弱,強納森正處於這樣的階段,他遇到了前女友,得到了他始終無法與他人訴說心事的問題,與癌症的小女孩相處的過程伸出援手幫忙,圓一個舞會的夢想,而當強納森卸下心防面對父親,告訴他心裡真正的感受,在時間不多的狀況下將隱藏已久的情緒爆發出來,誰又能不為之動容?

在《最後晚安曲》許多的橋段其實都是一般家庭常見的問題,父母親與孩子之間相處的問題,我們都因為某些原因而沒有說出口,導致有些話到最後才能得到釋懷,有些愛到最後才知道原來一直都被愛著,這些劇情就是我們將情感投射到角色當中最有情緒的部分,多久沒有回家看看家人們了,多久沒有關心家人的健康了,難道每個人都得跟電影一樣,直接重要之人的生命即將結束之時才願意說出口。

回歸到《最後晚安曲》當中,整體節奏稍微偏慢,但這個慢可以說是慢工出細活,很多情感能夠感受到都是因為這個「慢」漸漸的堆疊出來的。也因為這個慢,能夠讓每一位演員的表現更表露無遺,我印象最深刻的倒不是男主角蓋瑞特荷德倫,而是飾演爸爸的李察傑金斯,李察傑金斯在電影當中有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躺在床上的虛弱病人,也因為他無法有動作,所以說話口吻與眼神以及臉上表情就非常重要,但他完全將一個將死之人的樣子與態度都詮釋的相當到位,能感動觀眾的戲正是因為演員的舉手投足當讓你相信正在發生的這件事,李察傑金斯相當厲害!

總結《最後晚安曲》,節奏緩慢氣氛沈悶,偶爾會來一點意想不到的笑點,在死亡的議題上談論接受與面對,在家人的關係當中修補最後一次曾經的傷痕,笑中帶淚的感人之作。


片名:最後晚安曲 Lullaby

導演:安德魯列維塔斯

演員:蓋瑞特荷德倫、李察傑金斯、安妮亞契、潔西卡布朗芬德莉、艾美亞當斯、邁爾士凱斯

級別:輔12級

類型:劇情

年份:2014

片長:117分鐘

推薦:8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