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影評】《猛鬼大師收工沒?》到頭來,都是因為愛電影。

廢棄建築物,片場被殭屍襲擊,工作人員全力反擊...神似《一屍到底》的電影架構,卻產生了完全不同的結局下場:在片場被受欺負的助理編導黑澤明(跟日本電影大師同名同姓),決定重拍一部愛情電影,然而他臨時重寫的新劇本,卻引出真正原生惡靈,顯靈附身在片中演員,讓全片工作人員生命陸續遭殃,砍殺情勢一發不可收拾...

日本似乎很喜歡玩一些有趣的「屍」梗喔,從2018年的《一屍到底》到今年的《猛鬼大師收工沒?》都以喪屍為概念,但卻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故事,不過同樣的在表達一個熱愛電影的心,無論是《一屍到底》對於劇組或是一鏡到底的辛苦都以喜劇的方式呈現,而《猛鬼大師收工沒?》想表達的是過於熱愛電影的強烈意識化為惡魔並附身在演員身上,強烈的信念與劇本激發出共鳴,則成為了一個有趣的主題。

相較於《一屍到底》有順序與劇情的編排,《猛鬼大師收工沒?》更偏向於無厘頭的趣味性,第一幕當中原本都相當正常的劇情,直到劇組當中的演員為了練習壁咚而把一面牆壁弄的都是血掌開始,就開始了一連串亂七八糟的神之大展開... 但這樣的展開令人意外的是,這還是有個劇情在裡面的,這劇情正是主角黑澤明寫出來的故事?這其中有趣的地方是被附身的演員只要發現有攝影機在拍攝就會恢復成正常人,還演著原本設定好的戲。在電影當中每一件事情都無法找出一個合理的邏輯,硬到吃不動被當武器的冰棒、老人與武士刀、或是半顆頭上被卡了一台攝影機,不過這樣的一個劇情走向令人猜不透反而有種意外的「廢到笑」神秘感,正如《食神》當中一句:我真猜不透你啊!

但仔細想想,正是「熱愛電影」的這個心才會擦出這個意外的火花,助理編導對於電影的熱愛,即便被羞辱也想拍一部屬於自己的電影,不願意放下攝影機的攝影師,被附身也堅持著要將戲演好的演員,透過相信就能將一把軟刀變成真正的武士刀,劇中每個角色都有一個熱愛電影產業的理由,雖然的確是用了非常特別的方式呈現,但我想《猛鬼大師收工沒?》想表達的不只是黑色幽默,還有一顆熱愛電影的心。

我不會定義《猛鬼大師收工沒?》好不好看,因為他勢必會成為一部邪典電影,就像你不會定義《房間》這部經典大作是否好看,正因為這樣《猛鬼大師收工沒?》才有其存在的必要,因為這部真的廢到笑啦!


片名:猛鬼大師收工沒? Ghost Master

導演:保羅楊

演員:三浦貴大、成海璃子、板垣瑞生

級別:輔15級

類型:恐怖

年份:2019

片長:90分鐘

推薦: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