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新聞】致真相!《普立茲記者》編劇自爆祖父,親眼目睹「烏克蘭饑荒」橫屍遍野驚悚景象。

挑戰烏克蘭大饑荒歷史真相,極具爭議電影《普立茲記者》(MR. Jones),由「白寡婦」凡妮莎寇比、詹姆士諾頓攜手演出,由烏克蘭提名奧斯卡多次的導演阿格涅斯卡霍蘭執導,以描述二戰前揭露蘇聯大饑荒事實的記者加雷斯瓊斯的報導事蹟為故事主軸,此報導更啟發作家喬治歐威爾撰寫《動物農莊》一書,電影更以該書作為貫穿電影敘事的引言,影射假新聞和史達林史實飢荒真相的歷史真相問題,這是前人所未敢碰觸的大膽題材,在各國一上映隨即引發熱烈討論。

《普立茲記者》導演阿格涅斯卡霍蘭接受外媒訪問,親身分享在拍攝這部驚世之作的過程中,所面臨的心路歷程和發想。波蘭導演認為在假新聞盛行的時代,大家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這部電影。值得一提的是,《普立茲記者》劇本是由美國記者亞歷山德拉哈盧帕(Andrea Chalupa)首次擔任編劇所撰寫。您是何看待此腳本?

她對此回應,「亞歷山德拉哈盧帕是一位具有烏克蘭背景的年輕美國記者。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她的祖父母移居美國。她的祖父是大饑荒的倖存者,曾在美國國會面前擔任主要證人。由於她是一位從事政治活動的新聞工作者,因此,特別是在假新聞盛行的年代可以產生警示和宣傳作用,促使她對該故事有了特別的角度和看法」。

令人震驚的是,編劇亞歷山德拉哈盧帕,自爆祖父曾親眼目睹烏克蘭用車運送整車屍體的駭人景象,她也將這段祖父的真實記憶,加入電影中橋段,真實重現當時橫屍遍野令人心寒的震撼景象。這位轉行編劇的 Andrea Chalupa是烏克蘭難民後裔、歷史學出身專研烏克蘭歷史、當過記者在媒體圈待過、還寫過一本名為《Orwell and the Refugees: The Untold Story of Animal Farm》與喬治歐威爾如何出版《動物農莊》介紹的歷史書,由於她經驗豐富,因此轉行編劇寫故事是極有份量的且具說服力的。

她的專書研究中談到,喬治歐威爾出版《動物農莊》也是困難重重的,立場偏左的他早在 1930s就對蘇聯問題非常好奇,而在參與西班牙內戰後對蘇聯又有了新認識,然後又花了幾年寫稿卻找不到出版商,因為二戰當時蘇聯是英美聯合抗德的同盟國,任何揭露蘇聯瘡疤傷害蘇聯形象的出版品都不受歡迎,於是他只能把蘇聯故事寫成了富有寓言的《動物農莊》,在大戰已結束的 1945 年仍僅能極小量出版,其中一本書籍落到了德奧烏克蘭難民營,有難民看了大受震撼,而得他授權翻譯烏克蘭版廣發烏克蘭同胞,但即使到了 1947 年美軍仍然列為禁書阻止發放。

導演表示,「有時,閱讀劇本從中找到講故事的風格時,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但這相當吸引我。我覺得我一直關注於「善良」的主題,像是為什麼有些人可以為此而勇敢,可能是他們擁有所謂的「正義基因」。

當記者問道,「我們生活在一個假新聞和事實真相互相抗衡的戰爭時代。您認為現代觀眾從《普立茲記者》片中可以學到關於媒體的什麼知識?」導演阿格涅斯卡霍蘭表示,「我認為他們可以學到兩件事,媒體報導是如何變得非常有用和方便,以及客觀,調查和事實真相而言對於新聞產業和工作者有多重要,他們必須保持中立沒有立場」。記者又再次接著追問導演後續問題,「對於導演而言,讓觀眾意識到主角本尊加雷斯·仲斯(Gareth Jones)是一個被遺忘的悲劇英雄是否相當重要?」

導演則毫不猶豫表示,「當然相當重要,因為這個故事主要是向加雷斯·瓊斯致敬,同時也是向歷史事件「烏克蘭大饑荒」致敬,大饑荒是違反人類制度的罪,但大眾並不知道此事。最重要的是,要提醒我們自己,因為人類善於遺忘,且會諒解政治制度,但日後很有可能再度發生此種憾事」。

之後導演又被問「為何認為現在是適合製作以烏克蘭大饑荒為主題電影的好時機?」

導演則對此回應,「烏克蘭在政治和軍事上正處於非常困難的時刻,但他們正努力建立起新的民族認同。但如果根據受害者身分所延伸下去建立起的身份認同,是相當危險的。同時,這種狀態根植於人們的集體心理內,對於整體時代而言,是一種刻印在心裡的深刻創傷,人們必須表達出來和釋放此段記憶,我認為像《普立茲記者》這樣的電影,就是用來扮演著此種角色與發揮作用。」

《普立茲記者》將於6月12日在全台電影院放映,詳細電影資訊請洽聯影電影官網www.cineplextw.com.tw或聯影電影cineplex粉絲團。《普立茲記者》電影預售票熱賣中,雙人電影票只要460元,詳情請洽博客來售票網:

https://tickets.books.com.tw/progshow/01030001232833